不惑之年的老教师,倚着三尺讲台,轻抚着挂在手臂上半新不旧的黑西装,用孩子似的口气,三分欣悦的,对他又一届的学生们说:
“这件西服的内口袋还写着我的名字呢。”

黑西装是校庆八十周年时学校赠给老师们的,距今不多不少,正好十年了。国庆将至,班会偶听我们的班主任提起这件事的口气,那对母校的热忱好像被刻在了骨子里。

2017-10-01
 

知君仙骨无寒暑,千载相逢犹旦暮。

2017-09-10
© 白草萤萤/Powered by LOFTER